出轨怎么办?~seotitle~
您当前的位置: 网站首页 > 出轨怎么办? >   【 返回 出轨怎么办?
又不想让我和娘家人抓到短处,于是,就来个生米煮成熟饭
来源:未知  作者:webkxfsw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24 18:26  点击:

国庆前夕,一位妇女打来电话,情绪很激动:“这个世道太不公平!为什么犯一样错误,对女人意味着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而对男人来说则是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为了平复她的情绪,我劝慰道:“你大概遇到麻烦了,不过,千万不要把它归结为性别原因,这样,你会处处灰心,因为性别与生倶来,不能改变。”力图从客观角度消除她的自卑心理。
“唉,话是这么说,而实际上就是这样,10分钟前,丈夫又打……”她突然章识到什么,把后半句话咽下去。咨询中最难解释的问题又出现了,我的心不由得一沉,猜想她是个遭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妇女,是红杏出墙,还是婚前失贞?尽管中国的男人已经行进在狂飆突进的信息公路上,可很多人的头脑中依然存在着严重的封建贞操观念及男权意识。在他们看来,无论自己婚前、婚后、抑或正在与其他女人发生性关系,都不足为奇,均可原谅,但绝不能容忍 妻子失身于人,否则就是失贞,是别人穿过的“破鞋”。想到此,我的语调越 发亲切:“别着急,我理解你的心情。”也许是心中的忧愤积得太久,也许是从我这里找到共鸣,她定了定神,鼓起勇气把所谓“失足”经过说出来。
一、寂寞他乡遇同窗
常言说得好:男人没主意,一辈子受穷,女人没主意,一辈子受气,一点儿没错。我李红桃落到今天这等境地,都因当初没主意,经不起撺掇,没等 “坐轿”先和他有了那种事,所以,从新娘子进门儿那天起,就被婆婆瞧不起。
本来,我很要强,在镇高中读书时,曾是年级里坐“二”望“一”的尖子生。校长为了提升学校知名度,希望我们几个尖子生能在当年高考中走出一个县状元,就鼓励各学科老师给我们加码儿,为了强化我们解析难题的能力,他 们找来许多偏题、怪题,将大量宝贵时间消耗在题海挣扎中,从而忽略了基础能力训练。结果,我以两分之差与大学校门失之交臂,被命运之神无情地抛出 快车道。转眼间,从备受关注的希望之星,变成人们不屑一顾的待业青年。不久,县邮电局招考营业员,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择优录取。我考上了,很快被分到庄子下面的邮电所。由于离家远,上班期间就住在乡政府单身宿舍里。落榜生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,心情随之好起来。
一天傍晚,在宿舍食堂门口见到柱子, 一个过去几乎没说过话的初中校友。经交谈,得知他初中毕业那年,进了本村服装厂。别看那时脏兮兮的,可经过几年摸爬滚打,走南闯北,眼下已是厂里最有能力、举足轻重的业务员 了。那天,他就是为一粧业务来到此地。老同学异地相逢,兴奋不已,而超拔于同龄人的优越更让我倍感亲切,柱子得意地将我俩比作“土坷垃成精”。从 此,他常借工作之便来看我,为我孤单的寄宿生活平添无限欢乐,在未及考虑 婚嫁之时,他的闯入成了我心中的唯一。
二、热情打动女儿心
那个周末,他请我到乡政府院外的小饭馆吃饭,要了很多菜,俩人根本吃不了。他的样子怪怪的,常停下筷子愣愣地看着我,一旦四目相视,却又慌乱地将目光离开。直到饭馆关门,我们才离开,慢慢地往回走。从饭馆到宿舍,不过500米远,竟耗去半个多小时,瞧他那既可怜又可怕、魂不附体的样子, 我似乎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,想马上离开,却又舍不得,就像岸边的观潮者, 明知有危险,还非要挤到近前看个究竟,结果被浪头卷走。于是,便有了不该有的“第一次”。
回到宿舍,他见室友不在,提出那种要求,我经不住纠缠,依了他。此后,柱子不断来找我,要干那种事。我很害怕,不想迁就。他竟说:“别难为 自己,反正只要有一次,就不是处女了,甭管早晚还不是一码事?再说,还能嫁别人?只有我对你好,比什么都强。”不久,他提出结婚,我蒙了:“结婚?你家有房子吗?”要知道,在我们乡下盖房子娶媳妇,那可是伤筋动骨的大事,不是闹着玩儿的。“房子?亏你说得出口,你有工作,我有本事, 难道咱还能像那些土里刨食的哥们儿,指望家里盖两间破房才成?咱俩一结婚,凭我的销售业绩,用不了多久,厂里就会给买房,哪儿能让你睡在露天地?”话虽有道理,可手里没房,心里总是不踏实。然而,没过几天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,只好同意马上结婚。婚礼之寒酸,可想而知。
婆婆很刁蛮,人前人后两张脸,走出家门,逢人便吹:“瞧咱家老二空手套白狼,多有本事,别看没房,愣有挣工资的大姑娘追上门儿。”可进了门 就翻脸:“哼,全仗我家老二心眼儿好,眼前放着那么多好姑娘不要,偏跑到百十里外,捡个‘便宜货’回来。”这时我才明白,自己被他们母子合伙导演的双簧戏骗了。所谓“厂里给买房’’不过是一张画饼而已。原来,婆家有四个孩子,柱子行二,哥哥比他大一岁,哥俩是隔年双子(农村通常将相隔一年出生的男孩儿或女孩儿叫隔年“双子”)。当年因为超生,柱子家被村干部罚了个家徒四壁。去年刚给老大娶上媳妇,一家人还没缓过气儿来。眼下既盖不起房 子,又不想让我和娘家人抓到短处,于是,就来个生米煮成熟饭,让我未婚先孕,不成也得成。
不久,女儿出生,为了照顾孩子,我调到本庄营业所,与婆婆挤在一起, 终日看她脸色,听她闲言碎语。为了多挣钱,赶快买房搬出来,柱子倚仗手里有一批客户,抄了老板后路,离开原来的厂子,投靠另一个主人。受雇于人, 又有所图,因而就像被人家拴在腰带上一样,早出晚归,失去自由。今天陪老板应酬,明天替老板喝酒,随老板厮混于声色场中,挖空心思揽业务。房子倒是买上了,可人也变了。不知是习惯于声色场上的及时行乐而轻视了家庭责任,还是打情骂俏的刺激代替了夫妻间的平和,总之,他对我和孩子越来越不关心。若赶上在厂里不顺心,就拿我撒气,动不动抬手就是两巴掌。这还不算,最可气的是胡乱花钱,一不髙兴就往歌舞厅、洗头房、泡脚屋跑,大把大把地扔钱,相反,给我过日子、供孩子上学的钱却越来越少。我想:他随手扔出去的钱大概没数儿,既然当面要不来,只好掏衣兜,掏到一分落一分。于是,常趁他酒后或早上没醒来肘翻他的衣兜。不被发觉则罢,一旦发觉,定要打我一顿,边打边骂:“遇见你这么个丧门星,算是倒了八辈子霉,

老婆出轨怎么办|老公出轨了|出轨挽回

老婆出轨怎么办|老公出轨了|出轨挽回

电话:020-37980128
手机:15915728520
邮箱:80353097@qq.com
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广棠西路8号

Copyright © 2017 广州市新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   ICP备粤ICP备11058681号  

老婆出轨怎么办|老公出轨了|出轨挽回
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4607号